香港動漫研究所

  
星期四
7
六月 '07

殺道行者 (15-19)

殺道行者
鄭健和 主編
鄧志輝 繪畫
壹本創作有限公司

直至今期,筆者仍然覺得《殺道》是港漫中最值得花14大元購買的薄裝港漫,儘管坊間對她的評價一向參半,有人說她的畫面精緻,電影感或動畫感十足;也有人說她故事平淡,太過平舖直敘,也越看越快越來越不值14元云云……就算不計較那些無論如何都想將下載合理化的人的看法,我們也不難看見港漫讀者的要求實在越來越高,《殺道》或者可以讓我們一窺薄裝港漫的生存之難的一斑。

單就故事而言,這個月的《殺道》由殺道會內哄發展到對抗黑日軍團的全新章節。還以為洛亞會有更強橫的表現卻原來是閒角一名,畢竟同樣是「復原能力」,在一山不能藏二虎的情況之下,要死的就不會是主角阿信而是他,對讀者來說,死得有點突然。假如我是保羅,一定會在洛亞殺死所有殺道會人才向他下殺手,太早殺死洛亞這個己方強手成為了陰謀失敗的重要關鍵是「搵戲黎做」,始終有點說不過去。另外在水底一幕以保羅斷臂之軀,浸在水底下應該很快會失血過多而死,因為沒有古裝那種點穴止血法嘛……倒不必阿信花那麼多氣力「拖佢落水」。最慘的自然是為了全新一章黑日軍團的來臨而壯烈犧牲的奧蘭度吧,整個故事幾乎連一拳也沒有揮過就死了,理論上應該是最無作為的「主要角色」吧,但卻令筆者對這個角色有強烈的印象,這一點容後再談。看到上述這麼多不足,也難怪讀者抱怨和仔做得還是不夠水準。筆者也同意故事太平舖直敘,一條主線走到底,伏線也欠奉,幾乎在沒有甚麼難度之下就可以猜出下一期的內容,對愛好新奇刺激的港漫讀者來說是相當不夠的。這個問題到第19期以後可能會稍為得以緩和,因為隨著阿信復仇完畢再度獨自他往發展一個故事,殺道會對黑日軍團將會成為故事的另一條主線,可以使得故事可以有空間蘊釀和互補:以往得一條主軸故事,起伏跌宕都全靠這個榦,結果這條主軸就沒有機會抽空「透氣」,為了要應付讀者對官能刺激的需要,文戲的安排自然不能太冗長,結果故事推進發展就不容易,現在阿信獨個兒回到一葉旅館,就可以為殺、黑大戰的高低作為輔助,當後者是高潮時前者可以繼續累積爆發點,相反亦然,相信會有較好的安排。

關於越來越快看完這一點作為cut書或覺得她不好看這一點,筆者倒是不能苟同。薄裝港漫那種篇幅--尤其在開格越來越大的情況之下--每一期可容納的劇情就自然不是更多而是更少。而《殺道》使得這個呈現得更加嚴重,是因為為了把電影感擴張而減少了旁白--雖然最近經已越來越多--幾乎連出拳時的「砰零轟隆」都沒有而只有實牙實齒的一拳對一腳,《殺道》的每一格就只有畫面和簡單的對白,成為了「越來越快看完」的「死因」。筆者偏偏就特別喜愛這種風格,可能看太多傳統港漫,那些「吹水」多於一切的旁白,筆者就越來越痛恨,尤其是很多時候與畫面不盡相同的時候,當《殺道》連出拳的招式都沒有的時候,就讓人看到一種爽快,一種痛快。其實想了很久,發覺和仔所以不為角色安排招式名稱是有相當功利的原因的:我們現在看到的大部份港漫,除了招式名稱不同之外,表達的方法都是一樣的,一拳的打出可以叫瞬殺(《天子6》),又可以叫海虎爆破拳(《海虎》),一腿的踢出又可以叫風神腿(《風雲》),又可以叫月缺腿(《天子6》),一劍的刺出可以叫光耀眾生(《神奇玄奇》),又可以叫做中華傲訣(《中華英雄》),總之就沒有甚麼分別,於是和仔可能為此把心一橫,橫叠怎看也很難創出很很很特別而又經典的招式,加上故事背景又是現代,再加上和仔本人也應該是電影迷,最好自然就是「化有招為無招」,總之一味打到飛天就最好了,結果就成為了既無旁白又無招式的獨特效果,總算是自成一格。

筆者特別喜歡和仔運用全格紅色凝造血腥效果,受制於無聊的刊物分級法(請參閱拙文:容不下的流行文化產物?? ──淺論對香港漫畫的條例及對業界的影響載香港動漫研究所),要造到很好的血腥效果實在不容易,現今很多漫畫都用「口水」或「墨」來代替血了。和仔有這份心思將整格染紅,或許要多謝電影提供參考。奧蘭度就是死在這種氣氛之下,使筆者印象特別深刻。這一期奧蘭度的死,整期也充滿血腥恐怖的大屠殺感覺,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當期觀看的時候就在想:「和仔怎麼這麼大膽,挑戰刊物分類法呀!正!做得好。」連同油井爆炸時連續幾頁全紅無聲和仔阿信單挑保羅的爆烈畫面,怎能不為此而鼓掌?

不過《殺道》最近在畫面方面好像有一點回落的現象,不知道是否存稿經已用畢而開始發生趕稿的問題,最近一兩期的《殺道》的角色開始有點走樣,今期(第19期)的問題尤為嚴重,第2,3頁那一格長鏡的細人物就好像草稿一樣,這一點,希望和仔跟阿架可以努力一點改善之。

今期阿信回到一葉旅館,那到那些不同旅客的各種各樣的特色,令筆者產生了兩種感動:第一是這部作品的用心,每個角色都是有其獨特個性,有血有肉,雖然未能使讀者覺得像親人或朋友,但最少可以感受到故事內的人是親人是朋友,好像在看一個「真」的故事,這是港漫之中少有的親情;第二是一葉旅館的感覺,起初第一個印象有點像《中華英雄》的「中華樓」,但越想越像和仔自己的琉璃街,會否是《殺道》跟《火龍》crossover?唔……還是不要吧,兩本分別推出,筆者還是兩本也會買的。

One Response to “殺道行者 (15-19)”

  1. yellow Says:

    《殺道》裡畫的血,畫得太像水了,只是顏色是紅色。

    地上的血像水一樣泛起水花,要知道血是膠膠的,像花生油一樣,哪會泛起這麼多水花!!人流下來的血也是一樣!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