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動漫研究所

  
星期日
9
三月 '08

第一屆中國漫畫家大會重點簡報

cccc-1.jpg
會場入口

今年一月二十日,在第四屆金龍獎系列活動當中,舉行了第一屆中國漫畫家大會。大會除了有國內文化部門政府官員、出版社負責人及知名漫畫家外,亦邀請了馬來西亞、日本及韓國的代表作主題演講及分享。當日早上有主題演講,內容包括漫友總編輯金城的「中國漫畫產業年度報告 (2007)」,蔡志忠老師的「畫以載道–漫畫新國學」,馬榮成的「港派漫畫發展40年」,里中滿智子的「日本漫畫民族風格與特色的形成」,及趙寬濟的「韓國漫畫的網絡發展之路」。下午則由漫畫家敖幼祥、姚非拉及丁冰談不同類型的漫畫創作,以及角川書店社長井上伸一郎分享日本漫畫編輯的工作與定位。最特別的,就是由中國漫友文化董事長金城、香港玉皇朝集團主席溫紹倫、馬來西亞平方集團董事長饒正漢與中國東方文化研究會連環漫畫分會副會長龐邦本展開「創作人成為漫畫boss的利與弊」之分享,當中可窺見不同地方漫畫企業管理人之不同風格。以下將簡述是次大會數個令我記憶甚深的發言重點。

中國漫畫產業年度報告 - 整體業界發展具規模及全面

cccc-2.jpg
第一屆中國漫畫家大會開幕

自從去年年底拜訪漫友編輯部,與一眾編輯稍作交流,以及拜讀過牛社長的動漫壹周,就已經對國內漫畫發展之規模略有了解。漫友由發掘作者、建立形像、培育讀者群、出版業務運作到多媒體發展,都已經有其營運模式。相對於香港不時有年輕漫畫創作人慨嘆無法在業界一展所長,漫友則一方面透過在旗下多份刊物的投稿接觸及測試新人能力及市場潛力,另一方面也積極在每年一度的金龍獎吸納有實力及一定人氣的新力軍,在有系統地吸納新血下,對漫友及創作人都有益處。而漫友最成功的,則在於其明星化的漫畫家行銷。漫友不單止為作者的漫畫作宣傳,而整體上更使用明星行銷的策略,針對作者的風格及特質營銷,定期推出特集或畫集,增加其曝光率,務求在一兩年內培育其讀者群。漫友的策略能使國內作者在日本漫畫盛行的情況下仍有一定數量的支持者及固定讀者,也許就正正印證了他們對於動漫文化及產業的分析研究有助制訂其發展模式 (詳見另文《「研究型動漫產業」的可能:中國漫友文化的考察與思考》)。

在金城的年度報告中,喜見部份受歡迎的國內原創漫畫銷量超過同期推出的日本漫畫,同時部份作者亦在海外受讀者歡迎,可見國內業界同時努力開拓境內境外市場,帶領中國漫畫家及其作品尋找更多讀者。同時,漫畫與週邊文化的關係亦日見緊密,如動畫、小說、角色扮演、電視劇、舞台劇等,還有商業機構大規模採用漫畫物 (如 Motorola 購買兔斯克),透過各種媒介擴展漫畫作品所能接觸的層面。

在年度報告的一片喜訊背後,我也由一名來自北方的獨立創作人及動畫從業員口中,得知近年北方漫畫發展不如南方發達,以往頗流行的動漫資訊雜誌大部份都已結業,漫畫家有不少到上海及廣州發展。雖然現時南北兩方漫畫發展情況有一定差異,但以南方的高速發展來看,必定會開拓北方的市場及吸納人才,相信發展不均的情況會陸續改善。

韓國漫畫的網絡發展之路 - 走得前、看得深

韓國作為網絡漫畫最發達的國家,對於資訊欲炸、免費媒體、讀者轉變等現像,其體會及觀點都比亞洲各國走得前、看得深。出道於一九七三年的韓國漫畫大師趙寬濟在傳統漫畫出版中打滾數十年,近年看到新一代漫畫家善用新媒體,對獲取回報的觀點及計劃與以往截然不同,令他對漫畫發展及漫畫家的態度有很深的啟發 — 既看到漫畫家的自怨自艾,亦看到網絡漫畫的局限性。

cccc-3.jpg
趙寬濟的演講

在二十一世紀,無論在世界那個發達地區,消費者的娛樂都極為多元化,對於漫畫界而言是一大挑戰。讀者是否已放棄漫畫呢?趙寬濟認為,消費者從來不曾放棄娛樂,在現今繁忙的生活當中,仍然經常尋找快樂。讀者從來沒有放棄漫畫,但是作者面對行業危機時卻放棄了漫畫。只會慨嘆相對性貧窮,只會說別人的不是,而日漸喪失創作的熱情,令作品質素下落,難道不是作者的問題嗎?作者需要的,是去了解及掌握現在漫畫消費者的需要,再去滿足他們。在傳統出版模式中,作者是先討論稿費再制作漫畫,但是現今新一代則是先制作具競爭力的作品,在受讀者歡迎及具有人氣後,再擴大規模及取得自己的回報。

至於在漫畫發展方面,互聯網是一個免費而多元化的媒體,大部份使用者厭惡長篇文字,這些特性都讓漫畫很容易在互聯網上傳播。同時,由於互聯網使用者橫跨社會各階層,它使漫畫跳出漫畫迷的圈子,而成為更大眾化的產品。不過,現時使用互聯網發佈漫畫仍有一定問題,例如作品保護技術仍未成熟,及收費網站使用率偏低等。網絡的無限廣濶能否長遠運作亦令人懷疑,不少有數十萬、甚至數百萬點擊數的網上漫畫在推出實質書本時,都未能成功。如何在營銷上迎合讀者認為「漫畫=免費」的觀念,仍需繼續嘗試。此外,作者雖然能透過互聯網與讀者直接溝通,但同時亦還需應付刻意戲弄作者的情況。

趙寬濟對漫畫人的忠告,放諸香港業界可說是貼身訂造。漫畫人要怎樣自對挑戰?一眾創作人及公司管理層請多加深思。

港派漫畫發展40年 - 流水作業式 vs 家庭作業式

cccc-4.jpg
馬榮成為「慶奧運、迎亞運」作畫

馬榮成分享了香港漫畫的製作模式,值得留要不單止是薄裝漫畫最為人所知的「流水作業式」,亦有他在《中華英雄》及《風雲》中採用的「家庭作業式」(即類似日本及國內漫畫製作模式)。他在天下出版同時採用此兩種作業模式,其兩者比較及分析值得參考。

流水作業式可說是香港漫畫的獨有模式,每位漫畫家有其崗位,由衫花、頭髮、實境、兵器、駁身、勾頭到編劇,都有專人負責。他認為由於此模式令人材專業化,所以製作上更有效率,是支撐香港漫畫能以周刊大量及穩定出版 (高峰期每週有二三十本) 的重要因素之一。不過,此模式亦容易造成風格薄弱,大量漫畫千篇一律,作品之間鮮有大區別。

至於家庭作業式,則由一名主筆帶領一群助理,故事編劇、圈稿、制作等都由主筆一手包辦,所以能具有強烈個人風格。不過,換來的是主筆工作量較重,以他制作《風雲》為例,整整兩星期的所有時間都投入其中,只能保持高質素但少產量的制作。馬榮成認為上述兩種風格各有利弊,所以其公司為兩種模式并行。

在問答環節,他被問及香港漫畫是否太著重武打,其答覆或多或少反映了部份香港知名漫畫人的心態。他認為香港漫畫本質上是為喜愛武打的讀者而設,喜歡看其他類形漫畫的讀者可看其他地區的作品。如此劃地自限,難免局限了其公司以及旗下創作人發展的可能性。觀乎國內漫友文化的成功,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在於其出版的多元化,分別針對一般讀者到不同喜好的漫畫迷。就算在香港的流水作業模式下,不同的漫畫人也有不同的才能,如果因為劃地面限而放棄發揮員工特長及開拓新市場的機會,則對公司發展及漫畫界多元化發展都甚為可惜。

創作人成為漫畫boss的利與弊 - 創作與商業

創作與商業經常都處於對立面,究竟當漫畫家成為公司老闆,會如何平衡呢?在中國漫畫家大會的此環節,金城與溫紹倫都原是漫畫家,其後分別成為老闆及管理層,而其所屬公司亦分別為國內及香港業界龍頭,對於漫畫發展甚具影響。

cccc-5.jpg
左起:龐邦本、金城、溫紹倫、饒正漢

金城在八十年代原為漫畫家,其後經歷經濟不竟氣的時代,轉到出版業發展,其後再創辦漫友。他認為做創作比做管理者好,並表示雖然漫畫家或許在物質生活上缺少很多東西,但是完成一本作品所帶來的滿足感,卻是無論賺多少錢也不能代替的。作為漫畫公司老闆,由於要決定年輕作者的命運,他尤覺其責任重大,有一種使命感。而對其編輯方面,他則認為首要是他們要熱愛漫畫家與讀者,同時亦要確保其決定是基於客觀市場考慮是不是主觀個人意願。國內不少漫畫人轉為漫畫公司老闆未能成功,他認為與他們在作出決定時未能分清興趣與市場有關。

溫紹倫則笑說當年常在公司通宵達旦,由於工作量大及競爭激烈,所以轉為在管理層發展,而現時的生活亦確實比以往有規律。他表示由於在香港的流水作業模式中,員工可選擇的空間不大,所以作為管理層需要經常保持員工的「熱度」,以應付「交行貨」問題。同時,他認為人才對漫畫公司是至為重要,管理層則必需要了解市場況狀以作出決定。他認為成功的漫畫家都具有很強的欲望,但如果為了理想而開公司,則必定會非常辛苦,可幸的是在香港由漫畫家轉為公司老闆的狀況一般比國內好,甚至可以說大部份漫畫公司老闆都是漫畫家。結尾時,他表示漫畫家只需要盡情發揮,不用多顧慮,並說一位前輩曾忠告他漫畫家只需要懂三個字:「去他的!」。

究竟當漫畫家成為公司老闆後,對漫畫的熱情會對其公司發展是好是壞,兩者要怎樣平衡,可是個難以說清楚的平衡問題。不過,由金城表示完成漫畫的滿足感非金錢可代替,與黃玉郎早前在《天子6》附送的《玉郎傳奇》(註一) 中說公司上市是他人生中最有滿足感的一刻,或多或少反映了兩地漫畫業龍頭老闆的一些心聲。

結語

cccc-7.jpg
與會者在小休時間看展出的作品

作為第一屆活動,是次中國漫畫家大會既有對鄰近地區漫畫產業及創作文化的演講式交流,亦有互相簽署漫畫代理協定,與去年的國際漫畫家大會相比,整體成績不俗。不過,在顧及跨國發展及交流的同時,如果亦能有更多加強中國內不同地區的漫畫家在創作上的交流及出版社合作,則對於促進國內漫畫業更有幫助。

 

註一:見《天子傳奇 6 - 洪武大帝》第六十二期,書末之《玉郎傳奇之漫畫大帝》第五十五回。

** 此文章屬於香港動漫研究所期刊第七期 (二零零八年二月),有關版權授權請參考版權聲明頁。**

One Response to “第一屆中國漫畫家大會重點簡報”

  1. et Says:

    寫得好好的一篇文章!一直都認為香港最大的兩間漫畫公司,沒有一個良好及具遠見的發展計劃。
    近幾年,我買的香港漫畫大都是在書展裡找到的,而在香港動漫節則只是去趁熱鬧,逛逛便算。

留言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