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動漫研究所

  
星期四
20
九月 '07

殺道行者 (26-33)

殺道行者
主編 鄭健和 繪畫 鄧志輝
壹本創作有限公司

經過兩個月《殺道行者》的月旦評失去蹤影之後,趁著第34期還沒有出版,就寫下這兩個月的評論吧!坦白講,為甚麼會在八期之後才寫得下這篇,除了筆者個人的無力之外,也的確因為《殺道》自走行非洲之旅之後,整個故事推進就開始慢下來,一個月份四回內文其實也沒有把故事推進到哪裏去,實在無法好好回顧,坊間很多其他新聞組的討論也說《殺道》的故事乏善可陳,甚至連討論點也失去了。反而累積到兩個月份,一次過回顧八回的故事內文,就發覺《殺道》仍然可觀,甚至,可以說是現今本地漫畫中最值欣賞的其中一部作品。

「非洲之旅」這段章節,整個戰鬥的力量層次都提升了,所有角色都發展至第二階段的覺醒,感覺上就像是《龍珠Z》一樣,所有角色都去過了界王星修練一般。不同的是,由於《殺道》的力量級別是以「覺醒」為單位,不必修練,只要遇上適當的「鑰匙」就可以突然升級,化繁為簡。要說是好處,自然是可以減輕要想太多不同的個人提升經歷,但說到壞處就是故事總是直線發展,只要這一條線沉悶起來,就決定了整部作品的成敗得失,而剛好,「非洲之旅」這一段直止鐵甲皇后及青龍戰索羅一段之前都是很沉悶,大概是在簡介每個人提升後有甚麼新招式,例如阿信的「流光破極」,以及兩隊人不停在跑來跑去一直無甚進展,都大大影響了讀者的印眾。
按此閱讀全文…»

星期四
17
五月 '07

殺道行者 (8-14)

殺道行者
鄭健和 主編
鄧志輝 繪畫
壹本創作有限公司

兩個月,就經已八期沒有寫《殺道行者》的批評,寫這篇評論的時候其實已經出了第15期,不過還沒有時間消化,所以就按原定的8-14作一個小結吧。在坊間有不少人覺得《殺道》故事太簡單,伏線少,要與經典的距離尚有八千里路云云。這種說法,基本上錯不了,主角阿信連環殺死若干殺道會成員,引來老師的親身追捕,然後一齊背後的故事被揭穿,原來老師不是真老師,而是其子洛亞,終於變成了「叛黨」與「守護者」的對立決戰。這裏,只是8期的故事內容,好聽一點就是節奏明快推進迅速,難聽一點就齋打無故事,所以正如之前一向對《殺道》的評價,就是相當兩極,也其實正如筆者自己的看法,和仔在《殺道》是站在傳統與突破之間,有時,也覺得是兩頭不到岸。

實在的暴力‧讚
筆者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內容是關於《龍虎門》的新不如舊,元祖的《龍虎門》每個人的見招拆招使讀者覺得這些是現實可能存在的功夫,而的確,那都是現實存在的功夫例如虎鶴雙形、鐵沙掌、橋手之類,但今年的武打漫畫不是飛天遁地御劍飛行就是開山劈石毀天滅地,不是不好但太多就濫,結果《殺道》在這個環節回歸原點殺出新血路,沒有撕天裂地,甚至乎連招式都徹底放棄,單是這種勇氣已經足以成為港漫其中一個值得記住的歷史痕跡。除了這種創造上的寫實,畫面上的寫實也是相當值得一讚的,眾所週知港漫的其中一個缺點就是文不對題:旁白框跟畫面永遠不對稱,結果一本漫畫三種看法:單看旁白框是一個故事、單看畫面是另一個故事、旁白框加畫面就不成故事不知所謂,《殺道》大部份時間只有畫面沒有旁白,使「捱打」就是「捱打」,追擊就是追擊,畫面有多快就是多快。另外,從來我們都沒有發覺卻經常存在的問題:一般港漫的人都會只攻不守,被打也不太會擋架,可能平常看到太多是兵器所以難免忽略,但在《殺道》,我們可以看見被打的人也會企圖保護自己擋架,讓每一拳每一腳都充份顯示出那種力量的層次,充實而流暢。

故事結構‧彈
掃描效果‧讚故事發展到這一回,其實已經好像走到尾聲了,鑽油台大戰,以現實格鬥來說也算有點心思,之前羅比與阿信的街頭格鬥,雖然被人認為是抄,但總好過每次高手過招都要特意相遇在郊外以免凡人受到傷害,這樣的設計其實也是很有意思的安排。但是整個故事脈絡發展得太過平淡,除了老師並非「真老師」這一點有些微設計之外,其餘部份都相當簡單,至於保羅背叛及假面具的設計也未能為故事帶來甚麼巨大的衝擊。這些人物的「假」都沒有在事情提共任何線索,使筆者覺得就像是突變,為了要使阿信不致變得太孤立、殺道會成員不會傻得讓阿信宰割而設一樣。可能是受到《神F》的影響,這些「角色轉變」如果可以加入懸疑元素,可能會好一點,把揭破假老師面具的時間拉長一點,諸位角色也可以多一點的發揮。不過話說回頭,其實這一幕也算很感動,假如和仔可以多拿一點勇氣出來,連這期的書題也設定為會更見特別。

封面與掃描效果
不知從何時起開始,今代的港漫的封面,通常都是一個角色在擺POSE,有點像宣傳廣告一樣,而大部份這些封面,都多是底色加一至兩個角色,與內文一般都沒甚關係的,舉例我在這一年最喜歡的《天子6》與《神兵F》,封面跟內文一般都是沒有關係的,肥老師的封面就更加沒有內容,但在最近兩三回的《殺道》的封面就出現了鑽油台、鎖鏈地獄之類的實景,可說是為作品錦上添花。
也不知從何時開始,電腦分色的效果已經好得很,所以大部份的主筆都開始放棄為人物面相打陰影做掃描效果,人物的面上只會見到由電腦造出來的光暗效果,無疑這樣的做法,但作為傳統的漫畫迷,偏偏最喜歡就是池上遼一、原哲夫這這類的畫風,所以和仔所畫的面相就正好填補了筆者心靈上的空缺。

在傳統與突破,也即是在現實與理想之間,和仔仍然是在掙扎之中。他沒有辦法可以徹底擺脫傳統港漫的覊絆,那是因為《火龍》的失意與讀者的不支持而成的,回歸格鬥成為唯一的途徑,但這唯一的途徑卻又與他期望編繪的漫畫有出入,所以造成現在《殺道》有點兩頭不到岸,旁白間中無聊地出現,必然地出現暴力的格鬥但又希望與傳統不一樣……凡此種種。實在希望讀者可以多給一點機會和仔,讓他寫出更好的漫畫,畢竟,還是要搵食……

星期日
18
三月 '07

見仁見智之作--殺道行者(3-7)

殺道行者
鄭健和 主編 鄧志輝 繪畫
壹本創作有限公司

不經不覺,《殺道行者》(以下簡稱《殺》)也出版了接近兩個月,坊間的評語可謂罕見地出現兩極的反應:既有屬於筆者這一類,認為是極具誠意,畫面構圖亦好的上佳作品;也有讀者覺得創意欠奉,失去了《火龍》的吸引力。在進行相對客觀的評論前,也先來一些比較感性的表述,對於《殺》一書,筆者獲得了久違的閱讀漫畫的興奮,因為,已經很久沒有港漫,可以為筆者帶來那麼充份的官能刺激。在筆者現今固定追看的港漫當中,《神F》帶來了強烈的懸疑性,格鬥場面是屬於蜻蜓點水的;《天子6》水準比較中等,但故事性仍強,只是為了避免陷入二級書的局面,縱使仍是袁家寶的作品,但畫面上就稍有保留,這是一貫玉皇朝大書的弱點;《中華英雄》及《中華英雄前傳》是優雅華麗的畫面,幾乎每一格都是教材,當然以前者更佳,而故事也是極吸引的,難怪被譽為「第一港漫」,《鹿鼎記》是故事另走偏鋒的作品,自然能提供另一種的味道。但看來看去,在《殺》之前,肥老師「回塘」之後,就沒有一本港漫可以提供這種「暴力」,這就是對於筆者而言,非買《殺》不可的原因。
按此閱讀全文…»

星期六
10
二月 '07

站在傳統與突破之間-殺道行者

《火龍》未能一戰功成,更由作者和仔親自宣佈這部相當出色的作品蝕得很要命,因此要暫緩出版,作為讀者,自然覺得這個決定感到甚是可惜,但想最痛心的,也莫過於和仔自己。

精裝黑白,混合各種年青人喜好,包括日漫、精靈、打鬥、電影等等的漫畫作品未能建功立業,和仔似乎暫時只能回歸基本,回歸殺道,以薄裝書市場維持生計。這個想法,正如筆者當日知道《殺道行者》(以下簡稱《殺道》)會推出的想法相近,畢竟周刊最具賺錢能力,當日估不到的,是《火龍》要暫緩出版。

雖說和仔要回歸原點,但似乎他也不甘於向現實徹底地投降。撇除製作出色與否暫按不表,《殺道行者》從故事、畫面上自然是相當傳統的港漫作品,但和仔還是很希望從說故事的手法上堅持自己的想法-就是要加強電影感,減少無謂的旁白。可能《火龍》的四期故事已經為和仔提供了很多的訓練,《殺道》第一期頭三頁的電影感經已超級強烈,看到第三頁「殺道行者 Shadom」幾個大字及那些血花,筆者可以自行配上聲效。但又不知為何,在第一、二期,間中還是加插了一些旁白,對喜愛看和仔的漫畫的讀者們,這一著就覺得有點突兀,可謂「估你唔到」。但整體而言,故事推進還是相當流暢,唯一美中不足,可以算是第一期,本來和仔打算來個首尾呼應的效果做得並不明顯,經過他在專欄解釋再翻看一次,的確可以得到他在專欄所說的期望,不要誤會,不是「x!唔知做xx!」,而是「哦,原來係咁……」。
按此閱讀全文…»